夜猫子·存在感0·欧美范

虽然爱欧美但总写古风文。最近努力让自己雨露均沾。在纸上更得很勤快但是网上更得看心情,祝我大发(✺ω✺)

你和你的刀刀们进了鬼屋part.1

上学前最后一更,初三了啊😭😭😭



你和近侍蜂须贺离得最近,走在最前面的分别是鹤丸国永和笑面青江(让他们两个走在前面会相应减少一定的惊吓值,这是隔壁婶婶说的。但你不由自主的极度怀疑。),走在后面的依次是同田贯正国,和泉守兼定,崛川国广,三日月宗近,大俱利伽罗。

刚开始出发前隔壁婶婶还以为你要出去打仗……但听说你要去鬼屋的念头就迅速地帮你排了去鬼屋的阵型,还说关键时候一定要反应迅速而敏捷。

你自然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的。

在拍了好长时间的队后,你终于进入了这个名为“松野病院”的鬼屋。

“话说主上,我好像在前面看到了一只护士的手臂?”鹤丸非常阴森地和你说。你本来以为他不过又在搞恶作剧,却没想到真的在经过那里时被某种东西将头发掀了起来。

你这人有一个毛病,就是受到惊吓时会紧紧捂住嘴巴,一声不发,所以大家都没发现哪里不对。

“那个,不如我们离开这里吧。”你拉了拉蜂须贺的衣服,有些恐惧地说。

“没关系的啊,有我们在呢。明明是主上自己想来,为什么要临阵脱逃?”于是你硬生生被一行人推到了一个名为“挂号处”的地方。你害怕地盯着透明玻璃,生怕会有什么出来。但奇怪的是,除了蜘蛛网之外什么都没有了。

“好像也不过如此嘛?”和泉守兼定有些气定神闲地敲了敲玻璃,然而依然是什么都没有。


点滴室:

到处都是灰,房间里暗到不行。

“啊!兼……兼桑,我的腿好像被什么拉了一下。”崛川说完便往下看过去。

一个护士打扮,脸上都是血的女鬼爬了出来,她抬头看了看崛川,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。你自然是被吓得不轻。

还没等你反应过来,和泉守突然拔出了自己的本体。“哎,哎?!和泉……!”要不是你及时制止,那个真人女鬼差一点就命丧黄泉。

“拜托,小姐,你为什么要让你的男伴带刀这种危险物品!?”最后还被那个护士女鬼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“到时候千万不要拔剑!”你再三叮嘱刀剑,有些无奈的擦了擦汗。

这个房间很大,椅子上时不时会有一两个病号鬼,打着点滴,一副万分痛苦的样子。索性他们不上来吓你们,你也乐得清闲,继而也没那么怕了。




→这次先更到这,考虑到没在lof上面发过长文,我毅然决然地觉得尝试一下😂

→最后谢谢大家对我这个废婶的支持❤️




七夕节的二更·你在七夕节跟他们玩了个恶作剧……


※婶:你知道嘛,我怀了你的孩子……


烛台切光忠:

有些震惊但很快接受现实。

“是吗……那主上现在该休息一下了,站了很久吧。”

“……”都不忍心和你说这是假的。


三日月宗近:

“啊哈哈,没想到身为老头子的我在某些方面还是那么强呢。”

“刚刚那句话是假的。”

“……”装作没听见的样子。


压切长谷部:

“主上有什么想吃的吗,我现在就去做。”

“有的有的!”

这个真相……吃完再说吧。


蜻蛉切:

“可以让我听听他的声音吗……”脸瞬间就红了。

“不,还是、还是……现在还听不到他的声音吧,抱歉,冒犯了……”真是耿直的少年。

“这是假的。”

“什、什么?还好……”你这是什么反应?!


鹤丸国永:

“主上,说到这个,我必须要告诉你,我在生育方面有障碍。”

“哎?”你被吓了一跳。

“哈哈……这个主上也信吗?”

“刚刚怀孕那句话是我骗你的。”

这次轮到他生无可恋。


笑面青江:

“嗯?不过,主上,我和你从来没有做过,你是如何有了我的孩子?”

你没和青江做过!?失策!

“要不现在就来一发吧?”某人一把把你抓住。


→迅速双更❤️❤️❤️

七夕节的寝当番会有什么不同?


婶:“今天是七夕节还有……轮到你寝当番了。”


崛川国广(和…和泉守兼定):

你兴冲冲地打开崛川的房门,不意外地看到了另外一个身影。

肯定是打开方式不对。你这么想着把门合了起来,又开了一遍。

“兼桑……今天主上特意提醒我了,七夕节快乐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你:“……”

过了一阵子,他们连巧克力都交换了一遍。

你气冲冲地指着和泉守兼定:“难道你也想和我一起睡觉吗!?”

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变成了3P。

两个人紧紧抱着你,像是让你一辈子都不能离开他们一样。


加州清光:

听了你说的话,他红了半边脸,那么他一定听懂了你的意思。

可你等到11点都没人过来。

他难道出了什么意外!

吓得你赶紧跑到他的门口:“清光!在吗?”

后来你才知道他为了好好度过这个夜晚而非常仔细地打扮自己,以至于花了几个小时……

“其实真的够了啊清光。”你把他硬生生从房间里拉了出来。

“对不起主上。因为今天实在是太重要了。”他红着脸地直视你的眼睛,许久后在你额头上亲亲一吻。


笑面青江:

作为一个老司机,不管你说没说那句话他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。

可最关键的是你找不到前几天买的套了。

在你焦灼地找套时,青江悄悄地站在了你的身后。

“所以主上今天是想玩后入式吗?”

你赶忙说不。

没过一会他就发现了你的目的。

“主上,不用再找了。既然主上那么认可我的能力,我一定会让你一发就中哦。”


小狐丸:

你非常精心地准备了一大盘油豆腐。

结果你们两个一直吃到后半夜。对于小狐丸来说当然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你越吃越腻,吐的七荤八素。

“主上不喜欢吃还逞什么强呢?真是的。”他一边轻轻顺着你的背,一般露出了笑容。

“话说,主上,到时候怀上孩子也会真么辛苦哦~”


蜂须贺虎彻:

你对他说了无数句恭维的话。非常成功的让他非常愉悦。

所以……“蜂蜂,你知道今天要干嘛吗?”

你紧紧地攥着手中的套。

“……知道。”

你和他一脸害羞地滚到了一起。

“主上……说点什么啊……”

你一头雾水,说什么?

“……不大吗?不……舒服吗?”

你一脸了然。

“最想听到主上的夸奖了。”



→七夕节吃糖❤️❤️❤️

据说有敏感词……当初我更露骨的都写过怎么就给发了呢😂😂😂

吾接受挑战(非正经)

以“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”写一篇虐文。

私设:
★女主有绝症(并且本丸里没人知道),所以回现世进行化疗,但终归还是会难逃一死。


本丸好像有风声说审神者要离开了。

“离开?说到这个,远征的刀们还没回来吧。”审神者似乎不愿意谈这个话题,但凡和她提及的刀肯定会被转移话题。

“主上真的要离开吗?”审神者终于等到了他,问这个她一点都不想回答的问题。

“嗯。”宗三应该能理解自己心中的不舍吧。审神者想着,侧过头去,不直视他的双眸,要是再看一会就不会再走了吧。

继而是一片沉默,宗三依旧是什么都不问,就这么互相对峙。审神者几乎都快难过的窒息。“不管怎么说也要谢谢他吧,好好谢谢大家。”审神者想着,嘴却干涩的说不出话来,喉咙被艰涩堵住,“也许一说话就要落泪。那还不如不说呢。”

“主上……其实不想离开吧。”似乎苦笑了一下,宗三转过身,“可惜的是,主上并不能将我们也一并带走啊。”

你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。

你其实偷偷在在现世拍了一张婚纱照,照片里的女子尽管笑的非常开心,但眼中却存满了泪花。

你隐隐约约记得,自己什么时候当过玩笑话和宗三说过,要结婚了一定会把结婚照发给他。“要是结婚的,非宗三不嫁啊。”那时的你这么想着,“所以到时候,照片的另一半,就是宗三吧?想想就好脸红o(*////▽////*)q”

现在的你……又是怎么想的呢?

你小心翼翼地将一封信塞进了左文字家的门缝里。

“估计我们是跨世恋吧,宗三?我虽然走了,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。另外的,身份是‘审神者’的我,仍然在你的身边啊。不能见到面,说明我们不会吵架,不会闹别扭,会是非常甜蜜的一对情侣哟!PS:婚纱照什么的我都拍好了,等到某一天,我会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回来本丸,到时候,你要西装革履的来接我哦!”

“到那时,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。”




→貌似写了个玛丽苏文?😂

→突然写崩系列😂

→下次写文我一定好好揣摩!

看来我又会有行动了?

刀剑·段子向·当你在分娩时……·二

同田贯正国:

从一开始起,医生们就一直盯着你的丈夫看,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然而尽管僵着一张脸,但他还是紧紧握住你的手。
“孩子就算继承不到你美好的面貌也没关系,他一定会是一个强壮的孩子,和我一起好好保护着你,做一个真正的男人。”


宗三左文字:

“把笼中鸟的孩子从禁锢的牢笼里放出来真的好吗?”他略微忧伤的说,“抱歉,只是开玩笑罢了……”
你因为分娩的痛苦而说不出话来了,汗一直在不停地往下流,他倒是非常自觉地一直在照顾你,和他说的话大相径庭。
其实还在当父亲的缓冲期吧?


崛川国广:

“请让夫人转移一下注意好吗先生?”医生对他说道。
“话说∅最喜欢小动物吧?想想看,一只小狗正在你的怀抱里?”
什么嘛,你想着,但还是努力放缓了呼吸。
他额上的汗珠似乎出卖了他。


一期一振:

弟弟们几乎挤满了屋子,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,想着办法来让你顺利生出孩子。
然而真相是你一个也没听清。
“大家都出去吧,这样只会让主上更不舒服。”
弟弟们一走就迅速切换到准丈夫的模式,非常贴心。


大俱利伽罗:

一直冷着个脸,其实是压根不知道如何表达感情罢了。
在医生提出“让夫人放松一点”的要求时确实让他犯了难。
最后悄悄与你十指相扣,这你才知道,原来一直面瘫的某人,手心都汗湿了啊。



(:3[」_]这次有些简短,感觉也没上次那么好了,请大家原谅。

(:3[」_]希望自己尽快再出后续。

(:3[」_]最后谢谢大家的鼓励啊。笔芯❤️❤️❤️

初次写刀剑的我·段子向·当你在分娩时……

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失踪人口居然双更了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
三日月宗近:

“哈哈哈,孩子可一点都不像我这个老头子呢,真是有精力啊。”
孩子有精力!?别说了好吗你都快痛死了!
“小姑娘应该感觉适应这种感觉啊,毕竟还会有很多次这样的场景的,尽管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了,但是对生育能力这种事是绝对自信的~”
似乎……撒了狗粮?


压切长谷部:

他真恨不得痛的是他,一直在安慰你不说,还帮你擦汗,做一切准爸爸好丈夫该做的事。
“如果痛的话就抓紧我的手吧,主上。我愿替你分担一切痛苦。”


蜂须贺虎彻:

从刚开始进医院时你们两个就成了全医院的焦点,因为他的衣服真的是……一闪一闪亮晶晶。
医生护士们对你好的不像话估计是把你当成了阔太太。
“加油深呼吸---”他在你身边一边不停地说话安慰,也不忘紧紧和你十指紧扣。


鹤丸国永:

你痛得想冲过去把他撕成碎片,看得出意外当爸爸的他也是非常紧张。
“请丈夫想想办法,把妻子的注意力转移一下好吗?”医生这么对他说道。
他似乎冥思苦想了很久,然后突然做了一个惊天恶作剧,别说是你,医生们也被吓得不轻,你的孩子一下就生出来了。


五虎退(对你没看错):

看到你痛得要死,他急得快哭出来了:“呜---怎么办?”
他把一只小老虎轻轻放在你身边,像是要守护你一样。
他揉了揉眼睛:“主上,没关系的,我会一直在这里陪你的。”



第一次写,请多多包容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另外有人能告诉我其他刀的大致性格嘛,说不定这个段子还有后续……(反正是有阴阳师这个版本的,后面会写)

囚禁乙女向chapter4

妖狐篇

“妈妈,你跟爸爸换好衣服了吗?”外面的小小狐狸在大声地叫着,让妖狐不满地“啧”了一声,“下次应该教教小狐狸不要随便打扰爸爸妈妈了,对吧,亲爱的?”随着又一次猛烈地插入,你口中除了呜咽就再无其他。

你不知道妖狐是怎么搞的,只要他说了什么,你一定会乖乖做到,像被他玩在指间的提线木偶。乖乖的,没有任何怨言。

“我不想再要了……”你喘了一口气,趁着难得的消停,对妖狐说道。“你还想要的,一定是。小生知道亲爱的在想些什么哦~”语音刚落,你就像被喂了春药一般的难受。

“嗯~”你满足的感受妖狐的律动,用身体来迎合他的爱抚。

过了好一会他才放过你。

“好了,现在我们去送小狐狸上学吧!”妖狐高兴的打开门,一把把小狐狸抱了起来。小狐狸看着慢慢跟在后面的你,有些担心地贴着爸爸的耳边问了几句。

“妈妈没有不舒服,妈妈只是困了。爸爸待会会哄妈妈睡觉的,好吗?”哄你睡觉?你在内心苦笑了一下,这是又一次的掠夺吧!这样无休无止恐怕你又会吃不消了。可是只要他一句话……你就马上会变成淫荡的女人。

妖狐回头看了看你,笑的一脸匪夷所思。

这简直就是一场囚禁加掠夺。

你无条件地穿着一整套情趣内衣,只不过是因为他轻浮的一句话。他是什么时候认识你抑或爱上你的?你完全不知道。

现在的你在他身下无尽地呻吟,如果说天神一直在眷顾着你,那么这件事也就有所答案……

“爱上小生吧,小生的命定之人,不好么?”
他低头咬着你的肩,亲喃道。

“不。”只有这件事,你可以永远不妥协,但这正又成了你痛苦的来源。

既然可以选择不爱,那为什么身体又被他人所左右呢?

式神×你 段子向(1)

当你想养只狗……

大天狗:

  “狗子怎么办我想养只狗!”
  “(愣一下)为什么?”
  “你不觉得么很可爱啊狗狗!”
  “(硬是把谢谢夸奖憋在嘴里)不,家里有我就够了。”
  
茨木童子:
 
  “茨木怎么办我想养只狗!”
  “哎?家里不是已经有一只了吗?”
  “哪有?”
  “吾妻经常叫我忠犬啊!”
  “……不,这不一样。”

一目连:

  “连连怎么办我想养只狗!”
  “好的,到时候我们一起养吧。把它当做我们的孩子……也不错呢(微笑)。”
  “……”

妖狐:

  “崽子怎么办我想养只狗!”
  “小生不明白,既然已经有小生的尾巴了,小生的命定之人为什么还要狗呢?”
  “拜托嘛!”
  “可是怎么办,小生会忍不住把它做成标本哦~”

小鹿男:

  “小鹿怎么办我想养只狗!”
  “好的!那就让我和大人一起养吧。”
  第二天狗找了半天没找到。
  “奇怪去哪了?”
  “大人!救命啊———”
  你发现小鹿男被狗追着满院子跑。
  难道是因为一晃一晃的鹿尾吗?